精选文化


首页 > 句子 > >

我给老师开嫩苞,8岁女儿被父亲插的叫—花*******年

『精选文化摘要_我给老师开嫩苞,8岁女儿被父亲插的叫—花*******年』推开白子画的房门,就看见白子画面色凝重的坐在凳子上,手里捏着一张白色纸条。“怎么了吗师父?”出来这么久,虽经常惹白子画生气,可还没见过他脸色那么凝重过,一定是发生...


按关键词阅读:

我给老师开嫩苞,8岁女儿被父亲插的叫—花*******年


文章图片

花千兮伸了个懒腰,一觉睡到自然醒的感觉真好。
“师父早~”买了早点回来,推开白子画的房门,就看见白子画面色凝重的坐在凳子上,手里捏着一张白色纸条。
“怎么了吗师父?”出来这么久,虽经常惹白子画生气,可还没见过他脸色那么凝重过,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。
白子画叹了口气,将纸条捏成了团,有些头疼的按了按脑门“神农鼎被夺了。”
花千兮一惊,竟是神农鼎被夺了么?不由也沉下了脸。
白子画按向胸口处,只感觉心里一跳一跳的,掐指一算,面色更加深沉,轻轻瞥一眼花千兮,竟是情劫将至么……
花千兮想了想,神农鼎由崂山守着的,也不知道崂山可有人受伤没有的。“师父,崂山……师父?”
花千兮猝不及防的就被白子画吓了一跳,怎的师父又拿这种古里古怪的眼神看他,深邃的眼神好像要将她吸进眼里去似的。
白子画垂下眼眸“无事。”
只是在花千兮不注意时却投去了带有深意的一眼。
情劫?不是与他?那是与谁?
他仅能掐算出那人与神农鼎被夺有关……
难道是……杀阡陌么?
花千兮将还带着热气的包子往他面前一推,自己也拿了一个啃了起来“快些吃吧,晚些凉了,等下应该要赶往崂山吧,出了这么大的事。”
白子画略一沉吟,开口道“你留下。”
花千兮一怔,留下?“师父,什么意思?是让我别跟去崂山么?”
白子画点头,兀自喝起了豆浆,一副不想搭理花千兮的样子。
花千兮有些纳闷,师父为什么不让她跟着去阿,刚想开口问清楚就听见白子画说:“你好好待在客栈房间里,哪里都别去。”
花千兮急了,从凳子上跳了起来“不是!师父!为什么呀!你不让我去崂山是为什么?不让我去崂山还不让我离开客栈是为什么?”
白子画放下汤匙,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淡淡扫向花千兮,见她急得脸都红了,虽觉着不应该,但想了想,还是没将原因说出口,只淡淡嘱咐她,依旧不让她出房门。
花千兮觉得她肺都快气爆炸了,正想抗议却觉得困意袭来,脚步也站不住,只模模糊糊的瞧见白袍的人向她而来,揽住了她软下来的身子。
然后,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醒来的时候,天已经暗了下来。
气鼓鼓的从床上爬下来,施法点上蜡烛,才发现桌上放着一张纸条,拆开一看果不其然是白子画的字迹,无非就是让她在房里等他,不要出门的一些话。
花千兮愤懑的将纸条揉成了团,拍在了桌上,拍完了又感受到了从手里传来的疼痛感。
“嘶……”花千兮吹了吹手掌心,难道她连拍下桌子都不行么!

声明:本文是由网友投稿,文中所阐述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的立场。


来源:(未知)

转载请注明【精选文化】网址:http://www.xuan6.com/d/09153492562021.html

原题:我给老师开嫩苞,8岁女儿被父亲插的叫—花*******年


上一篇:把她绑在床上轮流,受不了快点用力我要啊快呀|梦里不知身是客

下一篇:芳芳的幸福生活1-20 哥哥,你真紧_宿命


文化

觉者|《庄子》:痛苦起于执念,觉者明于顺应

阅读(49)

因为在这个世上,任何事情都不是恒定不变的,事物的好坏同归于一,而“一”并非是一个固定不变的象,而是一个统称,包含了事物的演变,起始到结束,更包含了事物的好坏状态。...